《 奴隶新娘 47 》

  • 分类: 人妻小说
  • 作者: 秀色之家
  • 时间: 2019-08-13
  • 章节: 1章
  • 字数: 未知
  • 热度:

  「給我過來!」朱凱文捉住她左手細腕,把她往堆滿淫具的廚房中島方向硬   「不要……放開我!」書妃另一手緊緊抓著流理台水槽邊緣,抵死不讓朱凱   「姪媳婦真的跟你說的一樣,脾氣很拗。」穿休閒夾克的老傢伙對朱凱文說   「你別說風涼話,想玩就來幫忙。」朱凱文已經把她半個人拽開,但抓住水 槽邊緣那隻纖手卻怎麼都不放,連高大的朱凱文都折騰到有點喘氣。   穿休閒夾克的老傢伙走過去,一根一根扳開她蔥指,書妃慌叫ㄧ聲,兩根胳 臂都被人捉住,隨她怎麼掙扎,還是被拖到中島前。   這時另外三個老傢伙把堆在中島台面的淫具推到一邊,空出大片面積,就趕 去幫忙,一起把嬌弱的書妃抬上去。   「放開我……你們是我公公朋友……怎麼可以這樣……放開……」   書妃羞忿到哽咽,白生生的嫩臂和修長裸腿被拉開按在台面上,只能無謂的   「姪媳婦,這樣抵抗沒用的,早點乖乖聽我們的話,除非妳想看姦夫凍死在 紅酒櫃裏. 」穿吊帶的老傢伙說.   「逸詳?……」   她轉頭看向這裏,和我著急憤怒的視線剛好相對,絕望淚水立刻從她美麗眼   「還要抵抗嗎?」朱凱文問。   書妃閉上眼,中島台上美麗的身影漸漸靜默下來,只剩圍裙下柔軟酥胸仍誘   那些無恥的老不修見她沒再抵抗,也就放開她手腳,書妃夾緊勻瘦的玉腿, 慢慢側縮住身子,躺在他們貪婪注視下。   「已經乖了,這招果然很管用啊,嘿嘿,我們可以用這些東西蹧蹋妳嗎?姪 媳婦. 」戴金框眼鏡的高瘦老傢伙問。   書妃沒有反應,只是令我心疼的顫抖。   「可以嗎?」他又問ㄧ次,ㄧ定要聽到書妃的答案。   書妃默默點了一下頭.   那些老畜牲興奮的笑了。   「不要!不可以!」我在紅酒室內憤怒大喊,但隔著玻璃幾公尺外的書妃一 點也聽不見,只是側臥在台子上,怔怔看著我掉淚.   「起來!」朱凱文又把她從中島上拽起來,拉鬆她脖子和腰後的繫帶,將整 件家事圍裙拿掉,露出連身無袖短洋裝……   「現在跟妳介紹這幾位世伯,要有禮貌跟每一位接吻打招呼,如果妳乖,我 就給妳的男人ㄧ條毯子保暖,但如果姪媳婦不聽話,我就讓他只穿內衣褲,每次 調低一度,現在裏面的溫度是十度,紅酒櫃最低能調到五度左右,應該是冷不死 人,但如果再給他淋點冰水……嘿嘿,就算不死,也夠他受了……」   「不要……」書妃慌張驚叫。   「不要的話,妳現在開始就都要聽我們的,知道嗎?」   書妃二隻玉手捏住緊貼雪白大腿的短洋裝,顫抖點頭.   朱凱文露出滿意笑容。   「這一位……」   「等等……」書妃打斷朱凱文,殷殷哀求:「可以先給他毯子嗎?」。   朱凱文皺起眉頭,對話被打斷顯然很不高興.   書妃進一步抓著他的手乞求:「我會很聽話……求求你,世伯……」   動人的ㄧ字ㄧ語,都像刀ㄧ樣劃著我的心。   「妃……我不要!我不要妳這樣!……」我在酒櫃中悲喊,只是沒人聽見我   朱凱文露出獰笑:「妳自己說的,要是等一下敢不乖,我會讓他加倍吃苦。」   「我知道,我會聽你們的……」   朱凱文舉起手朝廚房門口招了招,站在門外的看護隨即離開,沒多久拿了一   「書妃!別聽他的!不准妳這樣!聽到沒有!」   我趁看護打開紅酒室門時,扯開喉嚨狂叫!   但看護把毛毯蓋在我身上後,很快又出去把門關上,我那只有幾秒鐘空隙能 傳出去的聲音,似乎起不了作用。   「妳的要求我幫妳作到了,現在要看妳的表現,別讓我丟臉。」   朱凱文獰笑,指著穿吊帶戴鴨舌帽的老傢伙:「這位是雍富建設的章士和董   「叫人啊!發什麼呆?」   可能在擔心我,書妃回神怔了ㄧ下,才低頭小聲說:「世伯,您好。」   「姪媳婦好美」那叫章士和的老傢伙,伸出鹹豬手輕撫她纖細的後腰:「過 來讓世伯親親. 」   書妃被他突然摟到身上,吸盤似的嘴立刻佔據她柔軟雙唇,她美麗的身體軟 綿綿沒有抵抗,任由口中粉紅舌片讓那色老鬼粗暴吸吮。   「接下來這位是中駿銀行的常務董事,魏繼開魏老,快叫人。」   剛從章士和淫爪中解脫的書妃,來不及拭去眸中淚水和唇角噁心的唾液,朱 凱文又給她介紹下ㄧ位「世伯」。   「嗯……世……哼……」仍微喘的她,才對戴金框眼鏡的老傢伙說ㄧ個字, 馬上又被摟過去堵住雙唇。   再被放開時,書妃綁成馬尾的秀髮已經凌亂,眼中淚珠滾落。   「好,這一位是星港證券的王鴻台執行長. 」   「唔……」被屈辱強吻到腳步還沒站穩的她,這次連個字都沒說,就被那叫 王鴻台的老傢伙抓過去,按倒在中島台上強吻,懸空的兩條勻直玉腿蹬掉了腳上 的家居拖鞋,露出潔白美麗的裸足。   「這ㄧ位是……」   最後一個老傢伙等不及朱凱文介紹,就餓狼般撲上她身體,書妃只來得及發 出羞喘,就被啾啾嗯嗯的唇舌吸纏聲堵住。   「……海滄開發的周進士主席」朱凱文仍繼續介紹完。   四個老色鬼都親完ㄧ輪,但這只是凌辱書妃一整夜的開端,跟他們接下來對 她進行的事比較,根本連小菜一盤都還說不上。        ========================================   「先把這些吃了。」朱凱文夾了一大盤剛才書妃作好的雞肉沙拉,跟一杯現 榨果汁放在她面前。   坐在中島台前的書妃仰頭看他。   「今晚要玩很久,沒有體力是不行的,況且妳現在有身孕,也要注意營養. 」   書妃咬著唇,默默拿起叉子,送了一點食物進嘴裏,淚珠卻滴下來,我目睹 這殘忍的景象,心又如被鹽酸腐蝕般痛楚。   「要全部吃完,我們等妳十分鐘。」朱凱文說.   「凱文,姪媳婦有身孕,經得起蹂躪嗎?」魏繼凱問,他已經在解開一綑麻   「大哥放心,我有準備針灸的東西,一位很厲害的中醫生教過我要針在哪裏, 這樣子隨便蹧蹋她都不會流胎。」   我知道他說的那個中醫生就是龍行雲。   結果那幾個老畜牲就聊開了。   「話說上禮拜我們兄弟一起玩的那個小乳牛很刺激,綁一下奶水就亂噴,每 次想起來都還會興奮到發抖……」   那叫周進士的老鬼說的話,讓我心頭大震!   「沒錯,有母乳、臉蛋那麼純正、除了奶子飽滿外,其他地方都那麼纖細苗 條,真是難能可貴的尤物。」   「那兩個小女兒也讓人興奮啊,尤其大的,口交技術完全不輸我遇過的女人, 連把她綁起來都會跟她媽媽一樣呻吟……」   「那小乳牛叫什麼名字來的……」   「緻卉是嗎?韓緻卉!」   「對!對!」   「聽說下個月她老公舉行告別式,要在靈堂前折磨她,兩個小女兒也要被破   「有啊,我花了一百萬包奠儀買到入場門票。」   我憤怒得在椅子上顫抖。   「不過我現在更期待姪媳婦,畢竟從結婚那天見面開始,已經想二年了。」   「咦,時間都過ㄧ半了,妳怎麼還剩那麼多?」朱凱文皺眉,責備怔怔坐在 中島前的書妃……   「我吃不……」   「我是不是記得妳說過,妳會聽話?否則……」   「嗯,對不起……我會快點. 」書妃令人心疼道歉,叉了一大把蔬菜和雞肉, 送入蒼白的唇間.   像極刑犯最後一餐,書妃將滿盤食物吃完,喝下那杯果汁,朱凱文將她面前 的空盤和果汁收走。   「妳吃飽了,換我們吃妳,嘿嘿……,我幫姪媳婦把衣服脫掉。」   章士和把書妃從椅子上拉起,抓住她短洋裝下擺,直接往頭掀起。   書妃羞喘一聲。   章士和把整件洋裝從她高舉的雙臂拉掉,露出潔白的胴體,書妃因為要等我 來,所以裏面只穿ㄧ件小內褲,沒戴胸衣,兩座綴著粉紅奶尖的小雪峰顫抖兩下, 被她雙臂羞恥抱緊.   「連奶罩都不穿,還說不是在等姦夫,姪媳婦真不能原諒。」章士和興奮說   「手放下來!」朱凱文。   書妃默默鬆開雙臂垂下,那些老畜牲眼睛瞬間亮出貪婪,呼吸濃濁起來。   「終於看到了……姪媳婦的身體呵……」   「果然沒讓我們失望,姪媳婦真的好美呵!」   「每一吋都是藝術品,姪媳婦連ㄧ根腳趾頭都會讓人興奮,真正是尤物哪, 可憐的家恩,這麼年輕就無法享受到如此鮮美動人的肉體……」   書妃被他們讚嘆得羞恥發抖,尤其那些和公公是好友的老畜牲,左一句姪媳 婦、右ㄧ句姪媳婦,更另她羞恨無地自處。   「對了,不是要把家恩帶來嗎?」   「看護已經去推他過來了。」   書妃聽到他們的對話,柔弱的身子微微震動,但並沒說什麼,彷彿已經接受 接下來ㄧ整夜羞恥的命運.   沒多久穿著睡衣的趙家恩坐在輪椅上被推來廚房。   「世侄,好久不見,身體有好一點嗎?」章士和露出和善笑容,假意問道。   「怎麼可能會好?有對狗男女每天在他眼前苟且,到現在沒死就不錯了。」 王鴻台替趙家恩回答。   「是啊,男人最可憐,也莫過如此了。」魏繼凱嘆息,但馬上又淫笑說: 「不過既然世侄都成廢人了,今晚就配合當個觀眾,看我們怎麼糟蹋美麗動人的 姪媳婦,有你在場,我們會更興奮. 」   書妃羞愧低頭沉默,晶瑩的淚珠不斷從彎彎睫毛下掉落,我明白她沒辦法說 什麼,因為她自己每晚都跟我在作這件事。   「來,姪媳婦,我需要妳幫忙,把家恩身上的衣服脫光,然後像這樣綁起來。」 朱凱文將一台平板電腦給她看。   「他已經不能動了……為什麼要綁……」書妃羞愧的語氣中透著哀求。   「妳再質疑我嗎?那個姦夫……」   「不!不是」書妃著急搖頭:「我知道了」   她緩緩走到趙家恩前面蹲下,蔥蔥纖指顫抖解開丈夫胸前鈕扣,幫他脫掉睡 衣、睡褲,然後把包住下體的尿布也解開,在看護協助下拿掉,趙家恩一絲不掛, 毫無尊嚴的癱在輪椅上。   朱凱文把麻繩遞向書妃:「照剛給妳看的樣子綁。」   「我不會……」書妃低頭顫抖說.   「我們會幫妳,放心。」那四個老傢伙笑嘻嘻走過去,看護把趙家恩從輪椅 上架起來,第一道麻繩毫不留情綑上他孱弱的病體.   「姪媳婦這裏拉緊,像這樣打結……」王鴻台從背後抓著她的手指導她怎麼   「用力,不用心軟,妳丈夫不會有感覺了。」   「對!綁得很好,等一下我們會幫世侄好好處罰妳,所以別愧疚。」   書妃羞愧地在他們擺佈下縛綁自己丈夫,最後趙家恩被綁成兩腿張開,雙臂 高舉、手肘往下彎至後腦勺,繩子綑住手腕後往下拉,末段綁著ㄧ根鐵勾勾入肛   不僅如此,趙家恩的命根子其實不短,即使無法再勃起,也有十幾公分左右, 但現在陰莖被細綿繩纏縛成柱,前端龜頭受到強大壓力,上面的馬眼裂出深洞, 兩顆睪丸也被分別綁住,血路被阻的龜頭和睪丸變成三顆紫黑的肉丸。   如果有知覺,這種樣子ㄧ定痛死了。   「這個女人為了你,把自己親夫的命根子綁成這樣,你應該很得意吧?」魏 繼開刻意用手機拍下,拿到酒櫃玻璃前給我看。   「接下來換姪媳婦妳了,躺上去把小內褲脫了吧。」那頭朱凱文又命令。   書妃羞恥爬上中島,在那些老畜牲灼熱的視線下躺平,兩手抓著小內褲側邊, 深呼吸顫抖地拉到臀部,再屈起修長小腿,慢慢從潔白裸足上脫下來。   脫下的內褲章士和立刻把它拿走,寶貝似收進已經準備好的密封袋。   「現在幫妳針灸,這是要保護妳肚子裏的胎兒,所以會痛也得乖乖配合,知   書妃輕輕嗯了一聲,在被自己親手綁成悲慘模樣的丈夫眼前,她連說話都感   朱凱文打開一個盒子,捏出一根小東西。   「這是針灸用的嗎?怎麼長這樣?」幾個老傢伙圍過去看。   「因為針要分別下在腳底和會陰,如果用明針,就不方便我們玩了,所以用 這種暗針,針頭紮進去後,留一個小尾圈在外面,用完拔掉就行了。」   朱凱文抓起書妃左腳,潔白足心用酒精棉片擦拭過,手指仔細丈量位置,然 後姆指用力壓下去。   「哼……」書妃痛得呻吟出來。   「就是這裏了,你們按著她,我怕她亂動。」   幾個老傢伙把她抓牢,朱凱文將約ㄧ吋長的針對準赤裸的腳掌心殘忍刺入。   書妃挺高誘人胴體悲鳴.   朱凱文不顧她的痛楚,還把針上下戳弄,最後才插到盡頭,只剩尾勾留在外   接著又換另一隻腳,她痛得腳趾緊握激烈掙扭,但那些老傢伙非但按住她, 空著的手更等不及在她潔白的身軀揉弄,胸前二粒美麗椒乳被鹹豬手捏擠成各種   魏繼開興奮地說:「姪媳婦,妳要有覺悟,因為我們幾個年紀有了,ㄧ晚頂 多能一次,不會那麼快用掉,所以會好好折磨妳,等玩夠了才會正式上妳……」   躺在中島台秀髮早已凌亂的書妃,發出絕望呻吟。   朱凱文拿起第三根針:「現在要紮最痛的會陰穴,你們把她的腿拉開,別讓   「不!不要!放開她……你們這些畜牲!」我在密閉紅酒室中痛心怒吼。   周進士把自己脫到只剩內褲,臃腫的身軀爬上台子,將書妃摟到身上,從背 後操住她腿彎朝兩邊掰開,兩腿間濕紅的裂縫全然無所遮蔽,暴露在那些畜牲興   「哇,姪媳婦那裏好美。」魏繼凱讚嘆.   「粉紅色,好水嫩,我沒看過這麼漂亮得屄穴……」   「不,章兄你忘了」王鴻台不以為然:「那個叫韓緻卉的小乳牛小穴也不輸, 只是姪媳婦的好像更秀氣ㄧ點. 」   書妃聽聞那些對自己生殖器的品評,閉上淚眸在周進士懷中羞恥顫抖。   想到這些畜牲,不但現在在我面前凌虐書妃,不久前還曾經ㄧ起蹧蹋過小卉, 玩的都是我的女人,我就更怒火高張!   「啊……不要……嗚……很痛……」   這時書妃在周進士懷裏掙扎,朱凱文捏著針紮入她會陰處上下戳弄,旁邊三 個老傢伙幫忙捉住她。   「這麼痛,應該是這裏沒錯. 」朱凱文自言自語,終於把針紮到底放手。   「哼……」稍微解脫的書妃,香汗淋漓不住嬌喘。   「好了,大功告成,我們可以放心玩弄妳的身體!姪媳婦,要記住答應過我 的事,否則妳那位情夫,嘿嘿……」朱凱文外加恐嚇。   「知道嗎?回答我!」   書妃點頭,別開臉默默掉淚.   魏、章、王三個人已經在冰箱裏翻找,沒多久挖了一堆東西出來,包括各種 口味奶油慕斯、果醬、新鮮櫻桃、香蕉……琳琳總總吃的抹的。   「姪媳婦,妳剛才已經用過晚餐,但我們還沒,現在要吃妳……」   魏繼開說著,手中香草口味的慕斯突然對她美麗酥胸猛噴,書妃羞叫一聲, 幾乎同時,二張潔白裸足也被噴上其他口味幕斯和塗上果醬,然後那四個飢渴的 老傢伙就對她身體舔吃起來。   「啊……嗯啊……」書妃羞苦喘息,兩隻玉手反抓平台邊緣,強忍住不反抗   「姪媳婦……身體真美味啊……呵……唔……」魏繼開握著濕滑滑全是慕斯 和口水的椒乳,舔著沾滿白沫的粉紅奶尖,然後ㄧ口吞入快三分之一的乳肉,啾   「哼……」書妃二手蔥指將台緣抓得更緊.   「怎麼這麼迷人啊……姪媳婦可愛的奶子,不是很大,卻令人愛不釋手……」 魏繼開興奮喘著,一手拿起奶油慕斯罐,噴了更多慕斯上去,幾乎要淹沒書妃胸 前兩座小雪峰,然後把它們擠在一起輪流舔吃,完全不在意吃進那麼多奶油會不   另一頭,周進士和王鴻台一人抓她一隻腳,在性感的裸足上舔著果醬和慕斯, 每一根腳趾都被含入口中徹底吸吮,書妃被舔得酥癢,潔白秀趾一直想握住,但 那二個老傢伙的舌頭像水蛭ㄧ般,總是有辦法鑽入緊夾的趾縫,讓她嬌喘得更利   「姪媳婦……腳ㄚ好好吃……」   周進士把一張腳上所有嫩趾吸吮到濕亮光潔,然後舌片又往腳心方向蠕動, 書妃羞喘不止,但忽然又哀叫出來,原來周進士居然在舔紮在腳掌心的銀針尾勾。   美麗裸足想縮走,卻被緊緊捉住,而且周進士還咬住針尾拉出一小段,舌頭 繼續舔弄著銀針,那種錐心的疼痛可想而知。   她想掙扎,被那些老傢伙緊緊按在中島台上。   「姪媳婦好誘人……我來吃妳更害羞的地方。」站在中島台前的章士和,剝 開一條皮還是青色的香蕉,在濕潤的恥縫上來回磨弄沾上淫水。   「不……不要……那裏……不行……」仍與足心痛楚搏鬥的書妃似乎明白他   「什麼不行,姪媳婦不是說怎樣對妳都可以?」   「可……可是……嗯……噢……」   她沒有解釋的餘地,潔白的香蕉慢慢沒進嫩穴,如果不是用未熟的香蕉,硬 度還不足以插入她生緊的陰道。   書妃羞苦地扭動,換來他們更用力掰開她雙腿,還往頭部方向抬高,讓鮮紅 恥縫對著正上方裂開.   章士和將整條香蕉擠入到只剩一小截尾巴露在外面。   「現在要來吃姪媳婦小穴滋潤過的愛液生香蕉。」   他興奮地扒住兩邊恥阜,在香蕉慢慢從生緊肉洞升上來瞬間,立刻張嘴壓上   「噢……」書妃窈窕胴體從台子上弓起,纖細蔥指彷彿要將人造石台邊緣捏   「嗯……嗯……好好吃……」章士和咬了一大段香蕉在口中嚼食,濕淋淋的 肉洞,剩餘蕉段還慢慢被陰道擠出來。   「我也要吃一口!」周進士放開書妃的腳ㄚ,搶過來扒開她白嫩腿壁,也埋 首下去扭頭吸住。   「噢……」書妃再度挺高腰脊,往下繃直的裸白腳掌末端,趾尖還懸著男人   「真過癮啊……」那些老畜牲讚嘆……   在經過一番蹂躪後,燈光下潔白的赤裸胴體全是慕斯和果醬殘汁,還有男人 臭涎舔舐過留下的濕亮水痕。   「起來!趴好!」他們把書妃跩起來,要她趴在台子上,上身俯平厥高屁股。   「要在家恩面前幫姪媳婦浣腸. 」魏繼開興奮說.   被擺成預備姿勢的書妃,似乎還不懂「浣腸」是什麼.   魏繼開從她眼前拿起一千西西大注射筒,然後又擺了二只小臉盆,先將整桶 潤滑倒進去其中一個。   「姪媳婦還沒被浣腸過吧?」   魏繼開問,同時把注射筒前端插進裝潤滑油的盆子中:「……就是用這種大 針筒插進妳可愛的小肛門,然後將液體灌到直腸裏. 」。   書妃沒有答話,但身體已經害怕緊繃不住發抖。   那個看護正在中島後方的地板鋪透明塑膠布,整面地板都蓋滿後,才將趙家 恩推回書妃後面。   「肛門放鬆,要來了……」魏繼開拿起抽滿半筒潤滑油的大注射筒,興奮地 說:「家恩在看妳,看不守婦道的姪媳婦被世伯們浣腸處罰……」   「……」書妃羞恥低下臉,顫抖得更利害。   魏繼開握住粗大的注射筒,筒嘴對鑲在潔白股縫上的美麗菊花揉了幾下,塗 些潤滑液上去後,就直接插入到底。   「嗯……」書妃忍不住顫聲哀哼,貼在平台的二張柔夷握緊成小拳頭.   「要送潤滑油進去了,我有特別冰過,很刺激……」   魏繼開慢慢壓入汲筒。   「嗚……嗯嗚……」書妃痛苦發抖著,全身無ㄧ處不在繃緊壯態,連踮在平 台上的光潔腳心都用力到浮出嫩筋,上面鑲著深紮入肉的尖針尾端。   這時那個看護正在加熱ㄧ大桶牛奶,但只加熱到微微冒氣,就拿到中島上倒 在空著的臉盆裏.   快半筒的冰冷潤滑液灌進書妃漂亮菊花內,括約肌應該已經微微鼓起,魏繼 開用指尖輕輕壓了壓,書妃胴體敏感縮住,小嘴發出痛苦呻喘。   這種加倍浣腸的痛苦煎熬,連毛孔深層的汗漿都被逼出來,胴體裹了一層厚   「現在換牛奶。」   書妃聽到還沒結束,趴在中島台上激烈顫抖。   想到她已有身孕的身體還要遭受這種虐刑,我從開始的憤怒,到現在已經快   魏繼開吸了半筒溫牛奶,插進滲出潤滑油的縮鼓菊肛,慢慢注入她體內。   書妃痛苦的撐起背部,沒想到那些老混蛋,居然還把手伸進她胸下,拉住嬌 嫩的奶尖搓揉玩弄。   「嗚……不……不可以了……」再也撐不下去的她,讓人心疼地搖頭喘泣。   「抓好她,別讓她亂動!」朱凱文卻說,那些老不修把她手腳按住,強迫她 把屁股抬高繼續接受剩下三分之一筒的牛奶。   「住手!混蛋!」我心痛在紅酒室大罵,但那些興奮逞慾的畜牲根本聽不到, 就算能聽到,也只會當成淫虐的加味料,跟趙家恩目前的角色沒兩樣!。   半管溫牛奶再灌進她體內,筒嘴抽走瞬間,她長長呻吟出來,趴在平台上痛   「接用肛門塞塞住就可以了。」魏繼開拿起放旁邊的另一種淫具。   那是有兩截圓頭的肛門塞,下面一片貼合股溝弧度的護擋,底部還有一只金   他將第一截塞頭朝鼓起的菊花中心擠入。   書妃纖細蔥指抓著光滑的平台,下意識想向前爬,卻被捉住手腿,讓魏繼開 把第二段塞子全擠進去。   完全填入的肛塞,最後只剩黑色的護擋緊密吻合雪白股縫.   我可憐的小妃全身濃稠汗液,為了舒緩脹滿腸子的冰溫混合液體,雙臂吃力 撐起上身,懸在胸下的奶尖綴著汗珠往下滴。   「姪媳婦身體好像興奮起來了呢。」   周進士的手指沾起一條晶瑩黏液,那是掛在她兩條赤裸大腿中間的分泌物。   「唔……嗯……」   書妃連羞恥反駁的餘力都沒有,撐住身體的纖細胳臂頻頻發抖。   「還沒完呢,等一下會更辛苦喔,看姪媳婦這樣,真是愈來愈誘人啊,呵呵   魏繼開ㄧ邊說,ㄧ邊將細麻繩綁在肛塞尾部的金屬環上。   綁好後將繩子拋過後方上面用來掛廚具的北歐風懸弔式鋼架,另一頭王鴻台 接手,在繩尾綁上一顆頗有份量的鉛墜,慢慢放開.   「嗚……不要……」書妃十指指尖抓住石台,雪白的大腿跟兩片臀肉激烈發 抖,彷若用全身力氣夾住被繩子微微往上提起的肛塞。   她在魏繼開跟周進士參扶下,被迫爬下中島.   書妃一踩地,就像被毒蛇咬到般踮直腳掌,原來是踩到紮在足心的銀針尾勾。   「再給她加重半公斤。」朱凱文殘忍說.   「不……不可以了……嗯嗚……」   書妃上身往前傾,屁股朝後厥著,兩條潔白修長的裸腿打成直線,十根纖趾 用力踮在地板上,緊緊抓住扶著她雙手的周進士手臂不放。   「姪媳婦要自己站喔。」周進士卻要慢慢掙脫她。   「嗚……不……我不行……嗚……」   「不可以撒嬌,自己抓著台子!」周進士把她的手拉到中島邊緣放開,書妃 十根蔥指吃力抓住光滑的拋光石面,她怕ㄧ滑手,人跟插在屁股上的肛塞都會被 繩子的拉力拔走。   「這樣很辛苦嗎?姪媳婦?」五個老畜牲圍在她周圍,興奮地看著她痛苦掙   「嗯……」書妃用力點頭,希望他們可以放過她。   「讓我去洗手間……好痛……肚子……嗯……」她呼吸紛亂,全身都是油亮   我知道大部分的折磨她都能倔強不屈,但噴出排洩物這種行為,在她生命中 是覺對無法妥協,尤其趙家恩還在她後方,雖然我不知道趙家恩對她是否還有任   「但姪媳婦這樣好誘人啊,像姪媳婦這麼楚楚動人得美女,掙扎的模樣最令   書妃絕望悲喘,她知道這些人不可能會放過她了。   不只不放過,朱凱文和章中和還用細繩作了活繩圈,套上她美麗的奶尖抽緊, 末端吊了兩顆小銅錘.   「對姪媳婦處罰才正要開始呢。」周進士拿起了SM用的皮鞭,鞭鬚故意延 她纖白的肩頭掃過、延著光滑如緞的美背、一路到正用力厥高的圓翹玉臀,然後   書妃咬緊下唇嗯嗯喘息,處於煎熬狀態的身體特別敏感,鞭鬚的輕撫足以讓   「姪媳婦是不是有感覺?」   書妃用力搖頭,和踮高腳掌呈一直線的修長玉腿閃動性感的汗水光澤,繃緊 的兩片雪臀,像吸奶嘴ㄧ樣努力夾住菊門內的肛塞,和另一頭的鉛墜重量在拔河。   鞭子移動到她胸下,攪動綁在她粉紅奶尖下的小銅錘,晃動的銅錘把被重量 拉直的奶尖弄得左右前後搖盪.   朱凱文打開ㄧ瓶價值不斐的紅酒,奢侈的淋在書妃雪白的裸背上,四個老豬 哥興奮的舔著她身體,魏繼開和王鴻台還鑽到下面,吸吮延著她乳房流到奶尖的   「放……過我……」   書妃終於讓人心疼的啟齒,她纖細的蔥指已經快抓不住光滑的石台。   「姪媳婦說什麼?」   周進士的鞭子又回到她屁股,輕輕撫弄夾在大腿中間的濕紅裂縫,她被灌滿 油奶而微凸的小腹激烈收縮.   「嗯……放……過我……」   她連哀求都很勉強,十根手指,剩六根指端還扒住中島台面,而且離邊緣短 短二、三公分,就靠微弱的力氣和意志與肛塞尾部的繩子拉力對抗,維持著恐怖   「姪媳婦這樣就不行了啊?都還沒開始……」鞭稍又在恥縫上搔弄。   「對啊,像姪媳婦這樣把自己丈夫老二綁起來的女人,也有臉要求我們放過 妳嗎?想想家恩的心情吧。」朱凱文殘忍地說.   書妃性感濕亮的胴體因羞愧和痛苦激顫發抖,我心疼到連想咒罵那些老不修, 聲音都哽在喉間發不出來,但眼前那幅淒美模樣,卻也讓有SM喜好的我下面ㄧ   「淫水滴下來了,姪媳婦喜歡被變態虐待嗎?」   赤裸微張的恥縫下端,又慢慢垂下ㄧ縷透明愛液。   努力用指尖抓住中島邊緣的書妃,只能緊咬下唇搖頭反駁.   「不喜歡嗎!」周進士叱問,手中鞭子「啪」ㄧ聲,甩在她緊繃的翹臀上。   書妃悲叫出來,節節敗退的二、三根纖指終於力竭滑脫。   千鈞一髮之際,一雙男人的手及時拖住她玉肘,書妃宛如海中抱到浮木,緊 緊反抓對方胳臂。   「姪媳婦,是我。」在她面前的是王鴻台,他已經脫到全身赤裸,兩腿間醜 陋暗沉的肉棒頗為粗長,看起來跟主人在商場一樣身經百仗,只是畢竟年紀有了, 雖然主人心情亢奮,它還是呈現下垂狀態.   「還好我即時抓住妳,不然妳可能就直接在這裏脫糞了,是不是該叫聲好世   「……」書妃沉默顫抖。   「不願意嗎?」王鴻台作勢掙脫她纖白玉手。   「不要……」書妃緊張哀求,屈辱的說:「好……世伯,謝謝……」   「姪媳婦真乖,來幫世伯,讓世伯下面硬起來,世伯剛剛吃了威而剛,但還 需要姪媳婦幫忙刺激,先來舔世伯的乳頭,世伯乳頭最敏感了……」   他把書妃拉進胸口,秀髮凌亂的書妃忍不住閉上眼呼吸紊亂,看她樣子就知 道有多厭惡這男人身體的氣味。   「姪媳婦快啊,不然我要放開妳了。」   後面又周進士ㄧ鞭掃在她裸臀上,她嗯的ㄧ聲哀吟出來,所有老混蛋都笑了。   書妃長睫毛底滴下淚珠,微啟的雙唇貼上王鴻台鬆垂的奶頭,粉紅舌尖緩緩   「唔……」王鴻台顫抖吐出ㄧ口濁氣,把書妃指尖掐進他手臂肉裏的ㄧ張柔 夷拉到他兩腿間,要她握住垂軟的陰莖.   「姪媳婦……幫我弄硬……」   書妃羞恥的喘息,小舌片掃著王鴻台濕亮的乳頭,纖手握住他的肉棒上下套   「哦……姪媳婦……」   周進士又ㄧ鞭打下,書妃修長小腿用力繃直,潔白的臀肉交錯淡淡的鞭痕。   「可惡……」我在紅酒室中看得咬牙切齒,不捨的熱淚流滿雙頰.   「噢……姪媳婦,世伯……硬起來了……」   王鴻台興奮揉著她凌亂的秀髮,書妃只能用ㄧ手緊緊反抓著王鴻台的胳臂任   「來,世伯給妳吃好吃的肉棒。」   王鴻台不理書妃的抗拒,一手撐在背後,將自己屁股挺上去中島台上坐著, 書妃為了站穩別無選擇,雪白纖手只能改抓住他的大腿。   「姪媳婦喜歡那種口味?草莓?巧克力?香草?……」王鴻台拿起ㄧ罐罐不 同口味的奶油慕斯問她。   「都……不要……嗯……」書妃痛苦的發抖,浣腸無法排出的折磨,使她粉 紅健康的指甲用力刺入王鴻台的腿肉。   「那我幫妳選一種好了。」他隨手拿起草莓慕斯,噴在自己完全勃起的粗怒 陰莖和飽碩龜頭上,連卵袋都厚厚一層。   「從下面開始舔。」王鴻台壓下書妃的頭,書妃起先反抗,但後面周進士又 一鞭掃下,而且特別用力,她痛苦呻吟出來。   「是不是忘了姦夫還在紅酒室?要我冷凍他嗎?」朱凱文補了一句。   書妃搖搖頭,臉埋進那老畜牲濡滿奶沫的下體,小口小口舔起他的卵袋。   「妃……」我心疼她勝過嫉意,她那麼厭惡口交,卻被逼幫那隻醜陋的老蟾   「唔……好乖……噢……姪媳婦好棒……慢慢往上舔……對……嗯……陰莖 ……每個地方都要舔到……」   「包皮裏面也不能漏……要舔乾淨……噢……」   「嗯……嗯……好乖……龜頭……下面……對……就是那裏……多舔一會兒 ……還要……我沒說停……不能停……好棒……好舒服……」   書妃像一頭馴服的小母貓,默默舔著矗立她眼前的醜陋肉棍,只發出嗯嗯哼   但站後面的周進士並沒就此放過她,沒多久一記鞭子又啪ㄧ聲落在她雪白屁   「嗯啊……」   她顫抖哀鳴,兩條踮直的潔白玉腿不住發抖。   「一條腿抬高。」旁邊章中和居然還強行抬起她一條腿,完全不顧書妃的辛   「繼續吃姪媳婦的香腳ㄚ……」他張嘴含住書妃白淨的腳趾津津有味舔吮。   「嗚……」她激烈喘息,臀部和大腿用力到浮出健美肌理。   插在肛門上的塞子已經被扯出一小截,粉紅的肛腸內壁外露,緊扒住黑色塞 棒,與繩子的拉力慘烈對抗著。   「繼續舔,不可以停!」   「嗯不……唔……」書妃的頭又被壓下去。   周進士鞭子揮動,這次居然甩在赤裸腿根間的濕紅裂縫.   「混蛋!」她的哀鳴,跟我心痛的怒吼同時發出,只是後者只有我自己聽見。   雖是SM用的情趣皮鞭,造成不了皮肉傷,但鞭在女人嬌嫩的恥縫,尤其肉 體又在這樣煎熬的狀態下,那種痛楚和難受,還是無法想像的激烈!   而接著第二鞭、第三鞭……不斷都落在相同地方,書妃一條腿踮直足掌站立, 另一隻腳落在章中和手裏,兩隻玉手緊抓王鴻台大腿,把粉紅指甲掐進肉中,隨 著私處被鞭責,痛苦的扭顫身體.   「姪媳婦淫水都濺出來了,真的很喜歡被虐待……」鞭子無情抽打已經紅起 來的大腿根和恥阜,黏稠的愛液濡濕一片。   「嗚……不要……噢……嗯噢……」書妃佇立地板的修長玉腿彎屈又打直, 繩子ㄧ直扯搖插在屁股中間的肛門塞。   「真興奮啊!姪媳婦痛苦的樣子……」周進士暫停鞭抽,看著已經哀喘不成 聲的書妃,突然轉過鞭子,用鞭柄揉弄紮在她會陰的針尾。   「啊!不……不要!……」   書妃再也無法忍耐激烈掙扎,王鴻台扭高她下巴,粗暴吻住她的嘴,連哀叫   朱凱文走到後方,又在懸扯住她肛塞尾部的繩子末端加掛ㄧ公斤的鉛墜。   「嗚……」舌頭正被王鴻台吸住的書妃悲慘嗚咽,全身氣力都用在夾住插在 股縫上的小東西,透著健康粉紅的指甲,在王鴻台的大腿上抓出紅痕。   他們把她折磨至此,章中和卻還是不放開她的腿,一隻潔白腳ㄚ的前排腳趾 還被他含在口中吃吮。   「嗯!」書妃屁股忽然ㄧ下用力抽搐,隨即傳出「啵!」如開香檳的清脆響 聲,黑色肛門塞激射上天花板,鉛墜也碰然落地。   周進士那些人如閃車般紛紛惡劣走避,書妃仍被強吻的小嘴激烈嗚咽出來, 美麗的括約肌雖然努力想縮住,卻終究抵擋不了洪水爆發般的便意,緊密菊丘由 內鼓起,接著乳白夾雜淡黃的濃水,一股接著一股,從紅腫的小洞中拋物線噴出, 落在被她親手綁住的趙家恩臉上、身上……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6-1-24 17:37

推荐小说

  • 2019-06-10,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2009年10月开始,中国的女明星(当然是漂亮的,外国的我几乎不认识所以 就不写了)相继失踪,没有人知道她们去了什麽地方。其实她们都被我抓到了我的地下城当奴隶,准确地说应该是性奴隶。 在被抓来...
  • 10天前,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四十六)那晚,我残忍的把柔弱的书妃绑成各种羞耻的模样,在赵家恩面前兴奋的蹂操她,整个晚上,她只是偶尔看着不能动、也无法言语的丈夫,然后就羞愧地闭上眼,继续被我玩弄疼爱。最亢奋时,我把...
  • 1个月前,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我叫做阿杰,今年十七岁,就读日本早稻田highschool。我跟着我妹妹樱子一起住在一个小小的日本公寓里,大约3个榻榻米大小。樱子睡在上,而我睡我和她都是从小被父母送来日本读书的。樱子今年15岁...
  • 12天前,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奴隶新娘(四十三)老吕已经从书妃赤裸的胯股下爬出来,用毛巾擦拭着头脸。手腕和脚踝被链在一起,用羞耻姿势跨蹲在二张桌子中间的可怜书妃,晶莹香涎挂满美丽的下巴,粉红小舌片无力推着恼人的钳口...
  • 12天前,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我舍不得叫醒在我胸口上睡着的书妃,她这几天人生遭逢巨变,从粉红色的世界掉入黑暗地狱,丈夫变成废人、身体被奸污、肚子还可能怀了小孩、又爱上不该爱的人……种种一切,一定让她身心累垮了。  ...
  • 28天前,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五十四)这个时候,娇弱的身躯又已被按倒在床垫上,朱凯文兴奋地……「对不起……都是妈麻……哼……妈麻会接受处罚……都是妈麻的错……」「卉……」我不忍心轻唤她。「主人……卉也……害了你……」她已经有点语无伦...
  • 21天前,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四十八)那些老傢伙用透明的大塑胶布,将赤裸的书妃层层包住,抱着她去浴室洗群P浴,留我一个人在红酒室中。至於处境最不堪的赵家恩,早在老傢伙们把书妃抱走前,看护已先将他推走,想必也是带他...
  • 2019-06-17,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奴隶法则  楔子  苏念逐渐有了知觉,青石地的寒气立刻传来刺骨般冰凉。他躺在冰凉的地上颤抖不已,鼻息间呼进如同铁水一般滚烫的空气。身子酸软无力,疼痛在寒意之后席卷而来。身体却全然无法动弹,...
  • 2019-06-16,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今天是星期天,外面下着很大的雨,很阴暗。平常因为上班的原因,都会起得很早,所以就算是星期天在家也会很早起床。看看床头的闹钟,才7:52分,起身靠在床头,看着熟睡中的老公,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 20天前, 秀色之家著, 共1章
    奴隶新娘(四十九)赵权顿时安静二秒,接着怒道:「你乱说什么!小妃那么乖又有家教,怎么「是、是、当然不可能是小妃,不过不能否认吧,真的有点像……」朱凯文「不许……再拿小妃……跟她比……家恩也会听...

同类精品

  • 同学的妈妈 - 秀色之家
    章节 1,字数不详
    今天我想起前次向同学张克汉借来的春宫图片尚未归还,上学时不敢带到学校,于是放学后才骑着脚踏车到他家去打算还他。我按了电铃,来开门的...
  • 车震领导人妻 - 秀色之家
    章节 1,字数不详
    第二天早晨,起床下楼的叶皓轩一眼就看见一身黑色职业套装打扮的母亲正 准备出门。黑色的套装短裙将臀部浑圆的形状完美的勾勒出来,黑色的...
  • 操朋友的妻子和小姨子 - 秀色之家
    章节 1,字数不详
    操朋友的妻子和小姨子很满足于我的现状。这美好的一切,完全是拜我的红颜知己徐殷柔所赐。在传统的观念看来,她并不是一位好女人。她从来都...
  • 农村我与一家女人的交欢 - 秀色之家
    章节 1,字数不详
    龙鼻嘴乡是铁路线边上的一个穷乡,乡派出所只有三个警察(包括我在内)。另外还有几个联防队员。因为财政穷,所以经常几个月发不出工资。派...
  • 办公室里人妻的沦陷 - 秀色之家
    章节 1,字数不详
    夜幕西垂,晚春和煦的凉风从阳台上飘入,几叠文件吹的飘飘欲飞。我(健哥)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活动活动酸痛的肩膀和脖子,思绪...
  • 补习补上三母女 - 秀色之家
    章节 1,字数不详
    记得在五年前,当时我仍是一个大专学生,就读於香港一所高级学府,由於家庭经济问题我决定自食其力--(做补习老师)我和同学在邻近的一个屋...

小说排行榜

最近更新